• 禾磊藝術

上半場 #鄭鴻旗

鄭鴻旗表示在學校時對科技藝術的學習缺乏系統,只好透過研討會或網路建立社群進行交流,之後具體空間的需求浮現,才落腳於寶藏巖國際藝術村。他們的空間被視為Maker Space──創客空間、自造空間,希望讓動手做、自學、共學、學新科技、學老東西的可能可以在這裡發生。


城市需要很多Maker Space,在社宅裡是否需要Maker Space呢?就像社區圖書館滿足喜歡閱讀的人,社區Maker Space可以滿足喜歡動手做、創新、創作的人。


Maker Space的經營除了新科技,也有舊科技混雜其中,是一個新舊科技混雜,鼓勵大家動手創作的地方。Maker Space從透過線上虛擬社群交流,延伸至實體空間社群交流聚會或工作坊,創造更多的自學跟共學。


鄭鴻旗進一步提出他的觀察,Maker Space也成為混齡學習的地方,讓大家學中做,做中學,以及共享資源。這是社會生活環境裡很重要的根本,也是目前教育體制無法提供的。

鄭鴻旗特別提出古風里小白屋的案例來分享,它是里民中心,也是網絡社群的交流之處。就像過去的矽谷車庫,是一個創新發明培養皿,讓創意孕育,計畫成形,瘋狂點子實驗的地方。

29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