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禾磊藝術

第一輪 #機制執行

組長:李慧珍

組員:吳佩珊、沈伯丞、樂美成



成員進行投票,從數個子題中,選出三個最想討論的問題,來切入機制執行的討論:

1. 公共藝術如何突破一般合約限制,實現長期經營

2. 面對龐大資源,以及複雜的社宅社會議題,如何匯聚跨領域人才參與貢獻

3. 執行預算如何導向積極,興利思維而非防弊


首先成員以實際執行面的觀察,來反應合約規範,難以應變許多不可預期狀況的窘境。近期許多公共藝術,不再限於單一硬體的設置,而有更多關於永續或是環境相關的創作,後續的需求與變化很大,前期合約在對於經費材料、人事等彈性運用,難以回應。


組員提出類似法人機制或機構的運作,可有效回應以上議題、解決現行機制的限制。

以下整理組員對於法人機制運作的概念說明:

(1) 法人機構的成立有其特定目的──服務公共藝術的永續性。

(2) 法人本身具以下兩項特質:

• 公共性:法人只服務特定目的,其營利專用回應其目的,公共性依舊存在。

• 透明性:全民監督,不僅只是議會監督,運作得以被大家檢閱。


非單一型既定方案合約

• 空間的彈性:突破一般性合約限制。  例如:「經營合約」,也許解決許多公共藝術作品的維護問題,透過營利合約回饋,可以彈性回應不同年限需要的維護預算。舉例,日本的許多大型藝術節即是有財團法人來和日本政府合作,透過經營合約的方式介入地方。

• 時間的靈活:回應不同時間的需求,進行經費與人才的調配,與時俱進。

  ❖ 經費:在不同的時間,可以藉由計畫型機制爭取資金,例如適合社區的補助案,或文化資產、空間維護等等。


  ❖ 人才:透過以下三種不同比例的配置,機構可以因應現在和未來的需求,讓適當的跨域人才有機會進來。


    a 其他跨域專才


    b 公部門:因法人母基金是利用公共性的資金組成,組成份子也許要有一定比例的公部門,為了銜接、理解、確認運作,而非為了進行管制。


    c 民眾代表:如管委會。讓住民的聲音與需求藉由管委會有機會進來,同時也確保得以與時俱進。


→成為一個滾動永續經營的機制


組員提出一個案例,10,000 Year Clock是由Danny Hillis為主的藝術計畫。這個時鐘每一年行走一格,將持續一萬年,挑戰人們對於時間的既有概念。此計畫執行時間很長,促成其一個非營利的法人­機構──The Long Now Foundation──的成立,此法人機構也推行其它被時間考驗的長久計畫。


法人機構母基金不能隨便運用,這些計畫雖然很難執行,但如同宗教一樣,基督教被傳下來不是因為經費,而是它的精神與想法被很多人繼承,此案例也是如此。


[註]

10,000 Year Clock計畫將一只高達152.4公尺的大的時鐘裝置建置於德州的山裡,耗費USD 42million。這個時鐘每一年行走一格,不時會撥放永遠不會重複撥放的音樂,並將持續一萬年,挑戰人們對於時間的既有概念。其中一位資金來源者為Amazon創辦人與執行長Jeff Bezos。



主辦單位︱台北市都市發展局​
地址︱11008臺北市信義區市府路1號9樓(南區)
服務時間︱週一至週五09:00-17:00
聯絡電話︱1999
執行單位︱禾磊藝術
地址︱11148臺北市士林區忠誠路二段21巷45弄2號2樓
服務時間︱週一至週五09:00-18:00
聯絡電話︱02-28310487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

© 2019 by Artfield